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新品文学网
新品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龙吟山河图 > 第三十六章 攻占图图港
  翌日清晨,鲸海舰劈波斩浪直奔图图港航行。
  “他走了?”
  张子龙拿着朱红色酒壶靠坐在巨鲸头顶,面无表情的看着东面初升的朝阳。
  黑色剑鞘的九龙剑就在旁边静静横放。
  纳兰雅雅双臂环胸站在白发少年身后:“简直是迫不及待。刚拿到灯就御剑走了,只留下一句‘后会有期!’”
  白发少年面带笑意:“真希望那一天能早点到。”
  在他身后的鲸海舰甲板上,九百白袍汉子肃穆而立。他们腰悬长刀背负黑色大盾,如幽冥之兵般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响。
  红发女子目光中有些不满:“你手下的弟兄为了你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为什么你会对那个弃你而去的小白脸这么上心?”
  张子龙手持九龙剑站起身,俯瞰着天边渐起的朝阳:“可能是因为同病相怜吧。还有,身后这些不是我的手下,而是我的同袍。”
  说完翻身来到甲板面对九百披麻军悍卒:
  “我张子龙昔日在广陵城外错信于人导致今日之惨状,这都是张某咎由自取。今天厚着脸皮请众位帮我一把,此战的对手虽然只有一人,可她却是自古以来就被南疆百姓敬若神明。通天手段我也见识过一二,只能说此战凶险万分,不愿意者可自行离开返回红花岛。”
  队伍最前方两名身穿银甲的都尉互视一眼,近乎同时振臂高呼:“披麻军者,愿奉张将军令万死不辞!”
  “愿奉张将军令,万死不辞!”
  “愿奉张将军令,万死不辞!”
  “愿奉张将军令,万死不辞!”
  声震云霄。
  以至于远处已经隐约可见的图图港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港口内一阵骚乱,毕竟巨鲸百丈长的身躯实在是太过震撼。
  少年身后的纳兰雅雅眼神凝重,直到此时她才看出这支更像是军队的白袍船夫的可怕。
  精良的装备;
  铁般的意志;
  冷酷的军规;
  还有那股舍我其谁的冲天战意。
  在他们草原上,可能也只有蒙国最精锐的黑龙铁骑才能与之相比。
  “好!”张子龙长啸一声登上主舰室,伸手指着已经清晰可见的图图港:“在尽量避免误伤本地百姓的情况下,三个时辰拿下此城。”
  纳兰雅雅差点要到自己的舌头:“你疯了?”
  三个时辰也就是今天午后,只用半天时间就想拿下内部势力错综复杂的图图港,简直是天方夜谭。
  宽大的黑袍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手持九龙剑的少年眼中闪过精光:“纳兰船长尽管拭目以待。”
  “嗯啊~~”
  一声尖锐的啼鸣,鲸海舰如炮弹般轰入港口,无数船只渡道被碾成漫天碎木,落水者不下千人,场面顿时大乱。
  呼喝声,哭喊声,求救声,喝骂声吵成一团。
  而港口两边修筑的箭塔炮台,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洪流般的白袍士卒攻占。
  当张子龙带着纳兰雅雅迈步登上陆地时,混乱声已经同瘟疫一般蔓延至图图港深处。
  ……
  三娃子神色紧张的趴在大门口倾听,在他身后是一个个满脸好奇的小脑袋。
  其中一个身穿崭新红色马褂的小姑娘奶声奶气的问:“三哥,外面到底怎么了?”
  她年纪看样子只有四五岁,满脸的天真无邪。可能是最近营养十分充足,皮肤变得光滑白皙不似先前那般蜡黄,水灵灵的十分可爱。
  三娃子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压低声音:“昨天不是都已经给你们说过了,今天清晨张大哥要带人进城。”
  另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满脸惊喜:“张大哥回来了?咱们赶快去跟他当面道谢。”
  旁边孩童也纷纷点头附和,自从张子龙来了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挨过饿,天天都有好东西吃漂亮衣服穿,淳朴的孩子们都念着少年的好。
  三娃子苦笑:“回是回来了,可跟你们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咱们还是等外面不乱了再出去吧。”
  身后孩童只能点头同意,毕竟面对外面的喊杀声与金铁撞击的声音,这群小家伙还是十分畏惧的。
  三娃子松了口气。
  他原本就是本地惯偷,对江湖上的消息十分灵通。
  这几天他又专心帮张子龙收集情报,自然知道南疆发生的大事。
  被传颂已久的月神大人突然复活了,用通天手段统一了巫蛊两门,切实统治了整片南疆。
  而不知怎么这位神仙大人就跟张子龙结了死仇,最近图图港涌入的大量内疆高手都是冲着他来的。
  所以张子龙这次来,不是进城而是攻城。
  ……
  三财馆二楼,先冢阴冷的脸上难得带上一丝笑意:“众位远道而来十分劳累,时到今日才招待各位实在是罪过。”
  赌桌宽大,上面摆满了酒菜,香气扑鼻。
  围桌而坐的有十余人,看上去个个气势不凡。
  其中一人善意道:“毕竟是掌门新死,先护法一定是忙于三尸教内部事物,可以理解。”
  “谢谢李帮主体谅!”先冢拱手行了一礼。
  赤炎帮帮主李显,在巫门中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一直以来与三尸教关系不错。
  另有一个额头宽阔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怕不是李护法忙昏了头,这大清早的设的哪门子宴?”
  五毒教新任帮主胡光润,据说是受到了月神的赏识才能从一个小小的堂主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蛊门新贵。
  先冢拍了拍自己脑袋:
  “胡教主说得对,先某最近实在是太忙所以才会搞错了时辰。不瞒诸位,这些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闭上眼都是帮里的大小琐事。毕竟彭大哥的突然离世对三尸教来说实在是个惨重的打击。”
  一席话说的众人脸上阴晴不定,彭霸天怎么死的他们心知肚明。这一段时间相处他们也明白,在那位面前自己的命估计也就跟一条毒虫差不多。
  随时都可以舍弃。
  胡光润面色一冷:“能为月神大人现身那是彭霸天的福分,怎么着,你先护法还想替他打抱不平?”
  先冢连忙站起身:“胡帮主说的哪里话,我还要多亏月神大人出手,这样我才能顺利登上教主的宝座。诸位都是月神大人的左膀右臂,好不容易凑到一起还是别聊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先某自罚三杯给各位赔罪。”
  说完自斟自饮连喝三杯。
  不少人跟着陪了一杯。
  胡光润也象征性的抿了一口酒:“明白就好,以后南疆就是月神大人说的算,只要好好效忠少不了咱们的好处。想必你们也都有所耳闻,我之所以能坐上五毒教教主的位置,就是因为月神大人看得起我,还传给了我一招秘术……”
  月神亲手传授的秘术!
  不少人面露羡慕之色,看的胡光润嘴角上翘满脸的得意。
  宴会就在轻松的气氛下开始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外面突然传来了喊杀声,由远及近迅速蔓延到了赌场外面。在一连串的惨叫声后就是一片死寂,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有人猛地站起身来到窗边向外面打量,只是这里是赌坊二楼,因为需要所有的窗户都是用透光但是不透明的琉璃所制,所以什么也看不出来。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李显看着面容阴郁的中年汉子:“先护法,你可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竟这里现在只有他一人还在若无其事的喝酒吃菜,对外面的骚乱不闻不问,鬼都知道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先冢从手边拿起块白色手帕擦了擦嘴角,这才开口:“有人想当面跟你们聊聊,只是怕你们不肯赏脸所以才拜托我把诸位请过来一叙。”
  闻言众人都皱起了眉头。
  到底是谁?
  “噔噔噔~”
  楼下传来脚步声,十几双眼睛全部看向楼梯口,然后心顿时就沉在了谷底。
  白发,黑袍,九龙剑!
  此人就是他们来图图港的目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一个身材瘦小的汉子拍爱而起:“姓先的,你难道已经背叛月神大人了么?”
  话音刚落,他捂着胸口坐回远处,苍白的脸上布满细汗:“中毒了?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脸色大变,他们可都是一辈子跟毒物打交道的高手,谁能悄无声息的把他们全部毒倒?
  先冢眼中寒芒四射的环顾四周:
  “死了的才是月神!她叫蒲冰,不过是几千年前的武林高手罢了。她现在把我们当成奴隶一般驭使,凶狠残暴想杀便杀,丝毫不顾及同族之情,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自称为神?”
  说着看向已经走上二楼的少年:“至于你们怎么会中毒,这些都是张少侠的手段。”
  张子龙带着纳兰雅雅登上二楼,随手拽了把椅子坐在桌边:
  “诸位别怕,你们中的并不是什么要命的剧毒,而是我用鬼见愁里的食人花研磨而成的粉末。”
  “什么?”
  李显惊呼一声。鬼见愁对于外人来说是一片死地,可真正了解它的人才会知道,对于他们这些修炼巫蛊功法的人来说,那更是一片绝地。
  食人花对他们这些修习巫蛊的人来说还有个别称:散功草!
  胡光润黑着一张脸:“你到底要干什么?”
  张子龙拿起桌上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胡教主还记得祝融是怎么死的么?我这人最见不得的就是持强凌弱草菅人命,所以就想替你们出头,干掉蒲冰!”
  屋内众人闻言瞠目结舌。
  李显皱眉打量了一眼少年与先冢:“先护法,你们三尸教莫非是疯了不成?咱们可都中了月神的惑心蛊,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不等中年汉子回话,张子龙就从怀中取出玉瓶状的蛊皿放在桌上:
  “这个我当然知道,如果没有办法保住诸位的安全,我也不会在这跟你们讲道理,毕竟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这是三眼金蚕,以毒为食,亲身经历它确实可解惑心蛊的毒。”
  李显眼睛一亮,坐回座位不再说话。
  还有几个跟他一样,坐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
  胡光润冷笑一声:“就算能解了惑心蛊的毒又能如何?你率人攻打图图港的事要不了多久就能传回内疆,月神大人一定会亲率联军过来剿灭你。”
  “哦?是么?”白发少年仰头喝掉杯中之酒:“胡教主这次一共带来了七百二十九个弟子。”
  说着环顾众人:“剩余的各位多则三五百,少则一二百,算上你们自己共有三千四百六十一人。现在死的死抓的抓没有一条漏网之鱼,图图港也已经被我封锁,那么还会有谁会去内疆给她报信?”
  张子龙说完轻蔑一笑:
  “还是说胡教主真以为那个蒲冰是个活神仙,手指一掐就能算出这里发生的事?可既然如此为何还会大费周章的派你们出来追查我的行踪?那可是神仙哎,你说可笑不可笑?”
  李显眼角抽动。
  胡光润发疯一般的大叫:
  “这不可能,你是怎么……”话还没说完就双目通红的盯着先冢,咬牙切齿:“是你?”
  先冢目光阴冷的回视:
  “没错,不光是我,三尸教已经联合了包括血天堡在内的三十四家巫门帮派,你们所有人一出内疆行踪就被我们调查的一清二楚。而且再告诉你,就算是你们内疆也有我们的人。”
  “不可能!”胡光润目光已经有些呆滞:“难道是潘华茂那残废?”
  先冢嘴角勾动露出冷笑:
  “残废?你可别忘了在你还是五毒教当堂主的时候,他就是蛊门魁首月神教的教主,那时候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胡光润脸色死灰的坐下。
  张子龙点了点桌面:“相比于在蒲冰手下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我这次就送你们一条康庄大道,至于要如何选择那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他说的轻巧,可他们这些人又不傻,看对方这架势如果不答应恐怕不用月神动手,他就会给自己来一个痛快。
  所以屋内一片死寂。
  李显见状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张少侠,就算一切顺利铲除了月神大人,可这巫蛊双方没了束缚照样会打生打死,哪来的什么康庄大道?”
  张子龙欣赏的看了一眼这个体型瘦小的汉子:
  “南疆这地方虽然险恶但资源十分丰富,就比如这里出产的药材,很多在外面都是千金难求。之所以你们现在过得这么苦,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一盘散沙,所以这次我给你们找的康庄大道就是……”
  所有人都忍不住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白发少年满脸笑意:“立国!”



 推荐阅读: 末世之唯一风暴 无限之空间轮回 恶魔讨债人 人生拯救计划 逆天位面行 机械先锋 穿越女主角 空想舰娘 我是个丧尸 全球最后一个男人 位面之幻想世界 星球逃亡 
 猜您喜欢: 乱世红颜甄宓 惊天令 开局一刀九九九 黑衣人 正义的女仆 都市奇门神医 退休死神的养老生活 大佬自救手册 不朽法神 符天至尊 蛇蝎嫡女:邪王宠妻 佣兵之心